北京今日上午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为美国输入病例


刚开始重症病人救治很难,如今危重症病人病死率已经明显下降

如果不按甲类传染病来管,是不可以干预和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。2003年的SARS,就是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当年,浙江曾出现4例输入性病例,为防止疫情扩散,我们一晚上隔离了1000多例密切接触者,所以,浙江就没有出现第二代病人,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。

但即使解除了封城,我们的防控还不能放松。要警惕无症状病毒携带者、警惕出院病人会重新复阳。还要继续加大社区防控力度,所有出现发热症状的人,必须到医院发热门诊去就诊、检测。还要警惕的是,国外病人正处在上升期,严防疫情输入是另一个重要战场,这有可能导致我国第二波疫情的传染和流行,所以我们要“严防死守”,才有可能避免引起新的流行。

3月12日,爵士球员戈贝尔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,成为NBA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并间接导致NBA做出赛季停摆的决定,随后不久,在对爵士全队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后,米切尔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成为NBA第二位确诊病例。“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,封城,是万不得已的措施。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,希望武汉‘不进不出’,要真能做到‘不进不出’,也就不需要封城了。但是要过年了,大家做不到呀,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。如果不封城,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,那对我们国家的损失太大了。”

我与当地的医院院长和有关专家进行交流,了解到有较多的医务人员被感染,也到金银潭医院、武汉市CDC以及海鲜市场周边察看。我就意识到: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存在“人传人”,人已经是传染源。

四是积极开展轻症及重症病患的救治,明确是否存在细胞因子风暴及其特征,要积极应用在H7N9救治当中行之有效的“四抗二平衡”救治策略治疗病人,尤其是重症病人,也可以考虑干细胞治疗,降低病亡率。

中国卫生:2月1日带队再征武汉,您表示要到“有重症的地方去”。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重病人,您都有哪些武器?

二是武汉已经成为一个疫源地,又正值春节来临,全国人口流动将达到高峰,如果不及时采取果断的措施,控制武汉感染者的持续输出,将会出现疫情向全国蔓延。要做到“不进不出”,把疫情控制在武汉。

有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外科医生,出现了“细胞因子风暴”现象,运用“人工肝”治疗后,他的细胞因子很快降下来,呼吸困难也得到改善,经过3次干细胞治疗,同时给予肠道微生态调节剂治疗,在住院治疗14天后,患者检测病毒核酸转阴性,肺部病灶明显吸收,住院治疗24天后好转出院。

李兰娟:从2月2日到现在,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当初疫情相当严重,很多病人隔离不够,住院难、检测难,我也提出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许多建议和办法。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、亲自部署下,发出“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”的号令,经过大家齐心协力、守望相助,想了很多办法,政府一下子腾出了超过1万张的床位。到现在,所有的方舱医院已全部休舱,武汉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,也已经集中到10家。每天的新发感染者,从四位数、三位数、两位数,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。(3月18日0—24时,武汉市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均无新增,这是疫情发生以来,首次出现“双零”。)